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敬礼皈依于无缘大悲与能仁金刚持无别之上师

纵经百千劫 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聚时 果报还自受

 
 
 

日志

 
 

土 观 宗 派 源 流(宁玛派源流)  

2009-07-11 01:18:30|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雪域藏地宗教源流

第二节 别说各种不同宗派的源流

  如上所述仰仗佛、佛菩萨的功德,法王译师、论师的恩劳,藏地众生的福德等等之力,使雪域藏地的佛教蒸蒸日上,兴旺发达,因此也逐渐产生了各种不同宗派。藏地宗派,所立名称,不同甚多,其中也有如同天竺毗婆娑十八部命名的方法一样,或随地方名称、或以其祖师名称而立的派名,有的是从一二班智达请得一些教授,依此为主,进行修习,即以此教授立为派名的,然绝少有如天竺宗派纯依见地而立派名的。比如萨迦巴、觉巴、香巴、止贡巴等,皆是依地名而立派名。如噶玛巴、布鲁巴乃依其祖师之名而立派名。噶当巴、佐钦巴、伽钦巴、系解巴等乃依教授之名而立的派名。

  今将各宗情形,依次略为讲述。分为两大部分:第一、别宗的源流,第二、格鲁派的源流。

  第一 别宗的源流

  一、宁玛派源流

  甲、总说认识划分新旧派别的界限

  在显教方面,无新旧之分:新旧二派之说,乃是纯粹以密教宏传情形来划分的。对于这个新旧划分,其说法颇不一致,最著名的说法,是指以班达弥底(212)来藏以前所译续部,则称为旧派密咒;仁钦桑布译师以后所译续部(213),则名为新派密咒。那么《文殊根本续》亦在赤松德赞时所译,应当承许其为旧续,可是那些善为判分续部的大师,又认为它是新续,其理何在?可见这种说法还值得研究。新译密咒初期,虽应以仁钦桑布译师为首,然而卓弥(214)、桂、安达玛巴(215)等亦应属之。

  原因是在后宏初期罗敦·多吉旺秋(216)在藏宏法时,正当藏王白柯赞之子扎西孜巴统治茹拉(217)。扎西孜巴有三子,即白德、畏德、吉德。弟兄三人曾请罗敦派遣亲教师和轨范师各一人来宏扬佛法。罗敦遂令教师释迦迅努和轨范师耶协尊追二人前去建立僧团。二师相议,派卓弥与达洛赴天竺留学,并嘱咐他们说:“戒律乃圣教根本,般若乃圣教心要,密法乃圣教精髓,应好好学习!”达洛到天竺,专朝名山,未重学业。卓弥秉承师教,专心学法,卒成为精通佛学之人。以后他专以母续为主之讲解、实修、教敕来宏扬佛教。仁钦桑布大译师宏传《波罗蜜多》和父续母续二者的讲解教敕,尤其是专重弘传瑜伽续部。桂译师专宏圣者传规的《密集》讲解教敕。法主玛尔巴则宏传父续的《密集》母续的《摩诃摩耶》、心要的《欢喜金刚》、最精要的《胜乐轮》和护法的《四座》等有关灌顶教敕,讲解教敕和要门(218)教敕。因此,产生了不少的学优德高的成就大师,遍满了藏地,他们都成为密教法主。所以从以上诸译师起才算是开始了新派密咒之端。

  未曾染上藏地愚蠢咒师口,

  嘘出熏人酒气的胡言语,

  而是天竺证圣大德的亲教敕,

  犹如白莲发出馥郁香,

  号称前译密乘,今将说:

  乙、别说宁玛派的源流

  (甲)宁玛派是如何兴起的

  最初松赞干布时普遍宏传大悲观音的生起圆满二种教授(219),依之修学的人也很多。康藏各地祈祷观音和诵六字大明咒,即从此时开始的。柱藏《遗训首卷录》说:当时曾从天竺请来古萨若阿黎、婆罗门香迦罗、尼婆罗阿黎尸罗曼殊,译出密经的支分多种。此后五代,至赤松德赞时,又迎请静命大师。大师说十善法与十八界法(220),传入八关斋戒,因此引起地方的恶神厉鬼等不悦,念青唐拉山神(221)雷击红山宫(222),亚拉香波山神(223)水淹旁塘(224),十二丹玛女神对人畜施放瘟疫。大师说:“且先迎请莲花生大士,降伏藏地诸恶毒天龙。”王依教派人往迎,大师以神通预知,早由天竺来藏,与使者在途中相遇。来藏后收伏恶毒天魔。虚空之中,作金刚步,加持地基,修建桑耶永固天成大寺(225)。为王臣二十五等众多具备密乘根器者,说三瑜伽法(226),令其成熟解脱,因以得成就者甚众。如云:“南喀宁布能把日光骑;桑结耶协以橛插山崖;杰瓦却仰三次作马鸣;喀钦措杰(227)能起已斩尸;白吉耶协非人为奴仆;白季僧格天魔供差遣;毗卢遮那具有智慧眼;法王赤松已得不动定;玉扎宁布证德最为高;那鸠摩神通显变化;多吉杜炯风行无阻碍;耶协仰师(智音)能往空行处;梭布·拉白(天祥)(228)手捉猛兽颈;那囊·耶协(229)翔空如飞鸟;白季旺秋掌握橛诛法;邓玛·孜茫(230)得记忆总持;迦瓦·白孜能有他心通;许布·白僧(231)能使河倒流;杰卫罗朱起尸变成金;齐五穹洛能擒飞空鸟;郑巴南喀从绛(232)拽野牛;沃震·汪秋(233)入水似游鱼;玛塘·仁钦(234)以磐石为餐;白吉多吉穿山无阻碍;朗卓·衮乔(235)抛雷如射箭;杰卫绛曲空中跏趺坐。”如是云云。王又迎请阿黎大咒师法称、无垢友、佛密、静藏等诸天竺班智达多人来藏。法称依瑜伽金刚曼陀罗(236)传授灌顶等。无垢友及其余诸大阿黎,亦为少数已成法器的人随其所应传以教授。然未闻诸师讲说显教性相的大经典。即传密法,亦甚谨严,未曾普传。但是毗卢遮那与玛·仁钦乔(237)、聂·迅努协饶(童智)(238)、鲁·桑结协(239)……等也曾秘密译出《普成王经》、《密集意经》、《幻变修部八教》等教典和要门。莲花生大士为了利益未来有情,故将各种甚深教授,埋藏在出岩湖海之中,此后便往西南妙拂洲(240)去了。由此看来旧派密咒的法门,除松赞干布之世,有其小部分外,大部分是从赤松德赞时开始的。法系的来源主要固然是由莲花生大师传出,但由上说诸大师所传出的亦是很多。

  此间虽应广说莲花生大师应化史实,但对大师的传记有各种不同的传说,难以取决,恐怕文繁,故不赘述了。

  有些人说:“莲花生大师入藏,仅住数月。即在藏时,亦只作了收伏天魔和为桑耶寺开光而已,未广传法要。莲花生大师回去后,有一外道,伪装为大师,头插鹫羽,身作近世人称作叫邬坚(241)·萨霍玛(242)的装束,来到藏地,宏扬各种旧派法要。”此语显然是诽谤之辞。或说旧派教法,都是古汝却旺(法自在)(243)所造,现在说的“邬坚萨霍玛”,就是却旺的装束。按却旺乃晚近所出之掘藏大师(公元1213—1270,——译者),连时间上相差很远也不知道,真是无稽之谈。

  关于旧派的教义,创立了九乘之说。声闻、缘觉、菩萨名共三乘,为化身佛释迦牟尼所说;事部、行部、瑜伽部为密教外三乘,为报身佛金刚萨所说;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鲁瑜伽、大圆满阿底瑜伽为无上内三乘,为法身佛普贤所说。共为九乘。又说外续部与内续部二者,外续事部是释迦佛亲自说的,行部及瑜伽部是毗卢遮那佛说的,无上部是大金刚持在法生宫的广大刹土内说的。诸部之中最极无上乘,是元始怙主法身普贤(244)起现顿成圆满报身,为住清静地(245)的菩萨化机,无有方所时分,四时之中,无作任运而宣说的。又说此法的法门广大,如同虚空,不可数计。其中仅少部分传到南瞻部洲,而是由胜喜金刚、妙狮子、慧经、无垢友、莲花生等诸已得殊胜成就证持明位者(246)宏传出来的,如是云云。

  其传承的次序,有诸佛密意传、持明表示传、常人耳闻传三种。又有亲承语旨的授记传、有缘的掘藏传、发愿的印付传三种,共分六种传承。若详叙述,恐文太繁,暂止于此。

  旧派的法要,总分三类,远传的则为经典传承,近传的则为伏藏(247)传承,甚深的为净相(248)传承。

  这些法要在藏地是如何宏传的?其远传经典有《幻变经》、《集经》、《心品》,名为经、幻、心三部。

  其中《幻变秘密藏续》(249)类是无垢友传玛·仁钦乔而译出。玛又传给祖茹(250)·仁钦迅努及吉热·乔炯(251),此二师又传达吉·白吉扎巴(252)和向·杰卫云丹二人。向所传者名要门传。达吉在康、藏、卫各地宏传教授,后遂分为卫派和康派两派。

  无垢友又传聂·迅努协饶(253)。聂传梭布(254)·白吉耶协。梭布传鲁·桑吉耳协大师(255),迭相传承。鲁传锁·耶协旺秋等心传四弟子,及上首弟子库隆巴(256)·云丹嘉措共五人。库隆巴师弟二人初有弟子娘·协饶乔(胜慧)。娘传素波齐(257)·释迦炯乃。素的弟子后出四尖端和一锋芒共五人,其外还有一百零八位大瑜伽行者。四尖端中最胜者为索素穹(258)·协饶扎(智称)。素穹别名德协甲倭瓦(善逝大胡子)。他有弟子号为四柱、八梁、十六椽、三十二桷、二大瑜伽士、一狂徒、二平庸、二达古若和二无用者等。素、穹之子号称为金刚手化身即卓浦巴(259)·释迦僧格。卓浦巴有弟子号为四麦、四纳、四敦共十二位。四纳中最胜者为拉吉·节敦甲那(260)。他学习中观量论,成为精通教典之人。曾来卓浦与卓浦巴辩论,辩后得胜,卓浦巴大喜,遂将教授完全传授给他。甲那弟子贤能者虽多,而其上首者有温布大喇嘛(261)云丹松,大喇嘛的弟子亦很多,其高足为锡布·杜滋活佛(262)。杜滋有六大弟子,其最大者为达敦·觉耶(263)。觉将一切口传教授写成文字,对后学者利益不浅。

  卓浦巴弟子中又有藏巴·基敦(264)与尼敦二人。又传藏那畏八。藏传麦敦贡布(265)。麦传喇嘛锁。喇嘛传帕希·释迦畏(266)与道那杜兑。杜笃传索·降巴僧格。索传雍敦·多吉白(267)和降仰桑珠多吉。雍敦大师为一德学兼优而又具有佳话遗闻的大德,在新旧诸派中,为人所共同承认的。

  又卓浦巴亲弟子当波桑结·贡拉瓦(268)。他将法要广宏于朵康。

  其余还有若氏家传及徒传中亦出有传授灌顶及讲解本续之人甚多,宏法于邓坝(269)和藏堆芒噶(270)和南北拉堆(271)等处。

  又卓浦巴有弟子名为迦当巴·德协(善逝),本名协饶僧格(慧狮子),或名博巴塔叶(辩才无边),在金沙江边的邦博岗(272)境内,有地形似梵文“噶”字,即在其处建一寺,名噶陀寺(273),大宏法要。以上是以《幻变》为主的传承部分。

  关于《集经》,有根本续《遍集明了经》及解释续《密集意经》(274)二者。此由达那惹期达(施命)传尼婆罗·达磨菩提(法菩提)及婆须多罗(龙持)。二师又传勃律地方(275)冲的茹齐赞结译成藏文。又由他们三人传觉阿(276)·鲁·桑结。复由觉阿·云丹嘉措(功德海)依次传授至拉结·香巴(277)与睹贺罗·南喀拉(虚空天)(278)。又传与拉结·邬巴隆巴(279)而渐宏广。以上是《集经》的传承情况。尔时又有黑行阿黎(280)的转世后身,名为绒宋·却桑大译师(法贤)(281)精通教理,无有伦比。他善于为他人讲述经、幻、心三部的讲解和实修,使传法事业得到很大发展。

  其生起次第中的主要者,即有名的“修部八教”。内中文殊身、莲花语、真实意、甘露功德、橛事业,名为出世间五部。差遣非人、猛咒咒诅、供赞世间神,名为世间三部。此中《金刚橛马头明王法》,是莲花生大师传给赤松德赞,《金刚橛法》,是大师传王妃及哲·阿黎萨蕾(282)由萨蕾等次第弘传。《文殊法》是静藏阿黎所传。《真实法》是礧迦惹·阿黎(283)所传。《甘露法》是无垢友传出宏广的。差遣非人等世间部者,莲师收伏藏地恶毒鬼神之后,并为他们灌顶,令受誓戒,将他们判为三部,作为对世间有利的助伴而宣说其供祀法的次第,立此之理,亦与行部的世间曼陀罗相同。

  旧派最主要之法,即有名的大圆满要门(284)。此分心部、界部、要门三部。心部有母子十八经,五经是毗卢遮那所传,十三经是无垢友所传。界部亦是无垢友所传。要门部中有名之“宁提”(285),则纯由毗卢遮那所传出。

  大圆满有名的心品类。先由毗卢遮那和玉扎宁布(玉声藏)传与聂和迅努协饶。聂汇集藏中四大教河又传十贤德弟子。由此次弟传于梭布和桑结耶协(佛智)而为宏广。又由毗卢遮那传邦·桑结贡布(佛怙)(286),邦传巴惹期达再传亚司·达玛协饶(盛智)(287)等。此外还有由毗卢遮那传觉摩哲摩(288)玛巴·协饶畏(智光)等的所传法统。以上为心品的部分。

  大圆满界部类,有甚多本续、量等虚空,统摄为九界,并依《秘密慧续》等作出了《金刚桥要门》。此由毗卢遮那传邦·木庞贡布(不败怙主),依次传曾·达磨菩提(法菩提)(289)。后又由娘·达玛僧格(法狮子)(290)等五人及俄杰·曾觉色(291)等,从达磨菩提学习,遂广为宏传了。以上为金刚桥教授的部分。

  号称最极深密的大圆满“宁提”法门者,由无垢友阿黎先传藏王及娘·丁增桑布(定贤)(292)二人。丁增桑布建伍茹的夏拉康寺(293),将教授等埋藏于此,后则成为单传。初传仲·仁钦八(宝炽)(294),仲传柏·罗朱旺秋(智自在)(295)。复由当玛·伦珠坚赞(顿成幢)上座掘出伏藏传给节准·僧格旺秋(296)和卡绕贡穹(297)。节准传与娘·噶当巴。他又将教授等作分伏藏分藏三处(298)。其后绒那达(299)的节贡那波、墨竹朗卓伽巴达的香巴热巴,与及在羊卓所属鲁措林古拉多降生的向·扎西多吉(吉祥金刚)(300)等人才将伏藏掘出来。听说扎西多吉曾亲见节准。扎西传子尼邦(301)。依次传觉白(302)、楚细·僧格交巴(303)、梅龙多吉(镜金刚)(304)、仁增·鸠摩罗(305)、隆钦然绛巴(306)等人。隆钦然降巴尊者,是旧派掌教中惟一精通教理的最杰出人物。关于各种明处,显教教理和新密旧密两派情况等方面的著作亦很丰富。

  又此派有名的“康卓宁提”法(307),先由噶饶多吉从金刚持听受,噶饶传仁增室利僧诃,僧诃传莲花生,莲花生传与佛母(308)耶协措杰(智海胜),为利益未来有情故,将大法作为伏藏埋藏,后由白玛勒哲宰(莲业能)(309)将伏藏掘出,由佛子·勒巴坚赞(妙幢)(310)、衮勤·让炯多吉(自然金刚)(311)和雍敦·多吉白等辗转传授,流传于世。

  关于伏藏法源流的情形。莲花生大师及少数具德相大师,为了教化未来众生,将很多修习共与不共两种悉地(312)的教授作为伏藏埋藏,大力加持,令不失坏,付与守藏护法神掌管,并发净愿,愿此法得遇有宿缘的化机。若到取藏之时,则先现取藏的预兆,由谁取藏,应将取藏者的名号氏族、容貌等记在取藏的简扎上。若时地与取藏人一切缘会具备,则将此藏取出,以之普传有缘,称为“伏藏法”。伏藏之法,天竺古来就有,藏地其他宗派中,也是素见不鲜的。若以伏藏之法,为旧派所独有的是孤陋寡闻之过。固然有一类名为掘藏者,他们是将自己所伪造之法,先事藏伏,后假作掘取,此纯系伪法;然而发掘的真实伏藏,亦为数甚多,切不可一概加以谤毁!真实掘藏大德,在《遗教史》中已曾授记,如从桑杰喇嘛(觉上师)(313)起,至德钦林巴尊者(大乐洲)(314)之间者皆属之。在《遗教史》中未曾授过记而又无可非议的掘藏大师亦很多。因此后来法王旺波德(315)将诸掘藏者的姓名,收罗一处,作了掘藏一百尊者的启白文。文中所引掘藏人与所掘的法要,所有大德都认为,均是最极纯正而真实不虚。又上说掘藏人中有娘·尼玛畏赛(316)及古汝却吉旺秋二人,名为上下二大掘藏大师,为掘藏之王,犹如日月。掘藏扎巴·恩协拔(扎巴神通炽)(317)修建了扎塘(318)为首的一百零八处道场,取出了伏藏甚多,

  尤其是取出了医明中的《四续论》等大量的医学典籍,利益众生不浅,功绩很大。

  关于甚深净相的定中传承。这乃是已得道者面见本尊,由本尊亲口所说教授,祖祖相承。定传在他派亦有,不过旧派此类传承较多而已。

  (乙)宁玛派的立论

  旧派的立论,若欲详细讲述其支节和细理,恐文太繁,现在只说他们对于见修两方面的立论。

  在《赫鲁迦格布》(319)等续部中,也讲说与新派的六加行(320)、五次第(321)、道果(322)等相合的修道次第。又《幻网》(323)中的六次第、《三次第》的解脱道、《密点》的方便道(324)等要门、《集经》中的任运修习,《修部八教中》的五次第等等的讲说,与新派所说,大多符合。但是晚年旧派多不注重这些法门的讲听和修习,他们最重视的就是《大圆满法》的见地和实修。

  此法说现前无有染着之觉性,明空赤露,为大圆满。若释其字义,说现有世界,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诸法,悉在此觉性空寂之内,圆满无缺,故名圆满,再无较此更胜的解脱生死方便,故名为大。如此云云。

  大圆满内部又分为心部、界部、要门部三部,此中心部(325),说随现何境,唯是自心、自心的心性是自然智慧,除此自然智慧外,再无余法。其导入此道的方便,多与大手印派(326)相同,唯大手印派是以心去印境,心部则是求直观能缘心性的觉空本净之实相,因此事义不同,有大差别。

  界部(327)说一切法性,不出普贤境界,遮破了除法性境界而外,别有余现。此部特重光明,与新派五次第虽局部相同,然事义亦有大别,原因是五次第,是用束缚五气的枢要(328),从中起现空色幻身影像。再以“整持”和“随灭”(329)等次第,使其在光明中清净,这是有功用的法门。界部是运用永离所缘的甚深关要,安住无功用中,由甚深和光明的妙智双运,成就虹体金刚身,这是修法中的最深法门。持明先德,都依于此道证得智身。以上是《金刚桥》中所说。

  要门部(330)者说运用离去取舍、双融无分别智,把生死涅槃一切诸法,都汇归于不空不执的法性境中,由此要点则可现证生死涅槃无二分别的灵明智性之法性境界。并在自性环链身中成熟解脱,这就叫作要点中解脱,如艾炙之火,中其病灶要处相似。这是侧重以“妥噶”(331)道的光明为主,颇与新派的六加行相似,然事义有大差别。因为六加行法是用收五气归摄入中脉的关要,从此起现空色,渐次导入有功用之大乐道中。要门部则全离一切分别,现证实相自显的境界,较六加行尤为超胜。且此道使智身在虹身中解脱,较诸界部所修的成就亦要超胜!因为这不仅是先把粗重三业,在最细精微身中净化,而是达到法性究尽之边际,把一切粗细三业,均在身和智中全部消融干净云云。

  此派又有所谓体本清净、自性顿成、大悲周遍三句(332)的说法。首句说实相的本体,无生空寂是为体性本净。次句说此空性妙光,明现不灭,是为自性顿成。末句说空性妙用,能现染净诸相,是为大悲周遍。初为觉空无别,次为明空无别,末为现空无别。关于妄心与觉性的差别,说心是随无明之力,起种种杂念,这个客尘的分别,则名为心。不随无明之力所染,远离二取戏论,照知此明空而又无有可得的空寂者,名为觉性。又说心的行相,现有的部分就是轮回。心的体性,空寂的部分就是涅槃。般轮回涅槃。在自心的本性空寂之中,是无可分别的,因此故名为轮回涅槃无可分别云云。

  先要定知境为心,知心为空,知空为无二双融。由此理断便通达一切诸法,唯是觉空赤露,此乃渐悟者所悟觉性的程度。若不由渐次观修,而仅依上师指点此觉性,则能通达外境所现皆为觉空赤露,此乃是顿悟者所悟觉性的程度。若今生未现证觉空赤露,由串修之力,于中有位,现起那种真实的悟慧,此乃妥噶者所悟觉性的程度。归总起来这个当下无有污垢,明空无执的自己觉性,让它宽坦任运,任它妄念境相起伏变化,都不去辨别好恶,不作破立,只保任此觉空赤露,这就是大圆满修习的心要,是莲花生大师的无上心印,云云。

  关于因、道、果方面立论。说最初实相,不为生死涅槃所染污,亦不为迷乱所垢障,实相赤露,未曾迷乱,亦无证悟,不是一切,能现一切,此即说之为因地。这个当下觉性,坦然放下之时,泯除善恶无记种种分别,空寂湛然,犹如晴空的中央,此则说之为道行。圆满现证此道的一切功德,自然销尽一切无明错乱,而现证法界,则说之为果德。关于大圆满派见修方面的理论,乃系从本派最正确的典籍中取其精要,使人容易了解而讲述如上。

  (丙)略加观察

  旧派的法要,是完全纯正呢,或不是完全纯正,或正不正略有混杂,究竟如何?据仁钦桑布译师的《辨法与法论》,拉喇嘛意协畏、希瓦畏(静光)、咱米译师(333)、洽译师(334)等人的书简,俄译师(335)的《蒺藜论》、萨班(336)的《三律仪差别论》诸书中,虽未明说旧派之过失,但对藏地所流传的宗派,不纯正的均加以驳斥,隐约中亦有一二语暗刺旧派之处。桂·库巴拉泽(天救)(337)、止贡白增(祥持)(338)也提出了许多论点,证明旧派之法为不纯正。释迦乔丹(339)、迦玛巴·米觉多吉(不动金刚)(340)等亦附合其说。有一书说是布敦仁布齐(341)所作,然在大师全集目录中,未见此书名,研究其辞句,似非博学者的著述,怀疑是愚人伪托大师之名而作的。然绒宋却桑译师、衮邦·图吉尊追(悲精进)(342)、迦玛巴·让炯多吉(343)、朱妥·邬坚巴、(344)炯丹热直(世尊剑)(345)、塔洛译师·尼玛坚赞(日幢)(346),以及晚近的主巴·白玛噶布(白莲)(347)、保沃·祖拉逞瓦(勇经餯(348)等其他别派有名的大德,和昆敦·班觉伦珠(349)、第五世达赖等本派的有名大德皆说旧派之法是纯正之法。唯布敦大师及法王宗喀巴师徒等堪为准则之大德,对此不加评论,平等置之。有一名为格勒白桑布的人造了名为“偈”的文章,内文中提出旧派是完全纯正之论证很多。怀疑这是另一格勒桑布作的,而非克珠吉大师(350)的著作。读了这篇文章的人都可以分辨得出来。那么对上面所说的究竟应该同意谁的呢?觉丹·索南伦珠(福顿成)(351)所造《宗喀巴大师广传》中说:“曾有人提出大圆满见是否纯正,请问于宗师”。师答说:“虽属纯正,但后来有一些学识浅薄的人,纯以己意掺杂其中”。“那么,请师将其杂入的部分删出,如何?”答说:“我亦有意及此,但因现正造《密集本续疏》、《明炬旁注》、《摄义辨边论》及《胜乐本续疏》,尚无暇及此。”鲁拉噶居巴(352)所造大师传亦有这些话。以上是听吾师汤吉勤巴所说的。因此我同意说:现在大圆满见所有说法,大多含有混杂。但不敢说此见即为邪见。不过这样高深之见,是莲花生大师等诸大师来藏时,正值时机很好,众生根基极高,观察机宜,随顺而设。现在众生根基很差,若仍宣说此见,不但无利,反而有害。温敦·仁青冈巴(353)说:“说法若不随机宜,悉令趋入学上乘,如令孩童乘野马,学法故应合根器。”

  关于旧派本续经中的见、修、行三者(354)和因、道、果三者等的立论,各方面均含有许多混杂,但不能因此遂诽谤此派的法门就是邪法,这也是不应该的。如同黄金被锈,哪能便叫成为铜?而且关于法有混杂的问题,非仅旧派,藏中各派似皆有之,诸有智者,可以详细观察。如果了解这种情况,则对于只有宗喀巴教法,是求解脱者的无过津梁这一点,通过正理便能生起决定的信念。对这方面下面还要简略讲说的。所以布敦大师曾说:“前译旧派密咒,如仁钦桑布译师、拉喇嘛意协畏、颇章希瓦畏、桂·库巴勒泽等,均说不纯正,然我的博通竺藏二语,名为尼玛的和日热等先师曾在桑耶寺寻得天竺书籍,且见尼婆罗亦有《金刚橛》(355)本续的贝叶一节,故说旧派的本续经,是纯正的。因此我曾这样说过:意业罪性如毒药,非理形相亦非理,何况其法有可疑,故欲无过平等置。正如常言所说:凡指正法而谓为非法,指非法而谓为法,其业果都是相等的。常言又说:“其教性相具不具,不知不见由四因,魔启其口妄分别,谤法能仁经中戒。”故依随此等教言,对旧派教法应当不加评议,平等置之。大师所言如是。

  (丁)简述晚近的情况

  上面已经讲过,住持宏扬旧派经典和伏藏两大教授的高僧大德,过去是出现了不少。现在应当讲说晚近出现的所有大德。传说由莲花生大师之身、语、意、功行、事业五密中出现了五种化身。身密的化身为娘·尼玛畏赛,语密的化身为却旺,意密的化身为阿里班钦·白玛旺杰(自在胜)(356),功德密的化身为绛地土司扎西斗吉(吉祥力胜),事业的化身,尚待未来应机转世。此中阿里班钦学行兼优,著述亦富,他的转世即绛地土司扎西多吉·旺波德(357)。阿里班钦之弟名仁增·郭吉定楚坚(358)或名额珠坚赞(悉地幢)。额珠的转世即杜炯多吉(降魔金刚),杜炯又转生为绛地土司扎西多吉之子持明·阿格旺布(语自在王),再转生即为多吉扎寺活佛(359)持明·白玛赤列(莲花事业)(360)。绛地土司扎西多吉与兴夏巴·泽登多吉(寿安金刚)(361)不睦,兴夏巴与绛巴·南喀坚赞(虚空幢)(362)联合将扎西多吉驱逐出境,并嘲笑说:“名力无力流浪者,逐汝哲达布山边”(363),二人说后非常得意。扎西多斗吉也回报说:“汝名兴矣具十兴,送汝罗目侯(364)口中吞。”遂修《阎曼德迦》与《恶曜罗目侯法》,杀害泽登多吉全家。由此缘故,扎西多斗吉亦不得不暂时野帐(365),追随他的密咒僧团便号为艾旺法帐。以后来到卫部,在此建立僧舍,作为定居,遂名为土丹多吉扎寺(金刚岩)。又扎巴恩协的转世,为多安林巴(366)。他的转世为法主德达林巴(367),德达本名居美名吉(不变金刚),又建邬坚敏珠林寺(成熟解脱洲)。居美之弟为达摩宝利译师(368),此人对于新旧显密、五明技艺,无不通晓,著作亦很丰富。传说第五世达赖就是法主娘·尼玛畏赛身密的转世,他曾在定中见到勒丹吉(369)和法王旺布德。学习他们所传的法要,并随学了《法界自然解脱法》。后从刹仓·罗乔多吉(胜慧金刚)(370)又圆满地听学了此法,以之修持并宣讲宏扬,撰有各种著述,又建尊胜利乐善说洲寺(371),广立旧派修持之法规。修建的旧派寺院亦复不少,当时是旧派最极兴盛时期。可惜为时不久,准噶尔(372)率兵入藏,三寺全部被毁。多吉扎寺主白玛逞烈,邬坚寺的达摩室利译师,尊胜寺的班钦·衮乔却扎(宝法称)(373),掘藏大师德达林巴的儿子白玛居美嘉措(莲花不坏海)(374)等皆无故被害。又在色拉(375)与哲蚌(376)等寺内,借口整顿寺院,把长老僧伽多数驱逐走了。自夸为维扩黄教,实为对黄教极大侮辱。此后不久,多吉扎与邬坚敏珠林二寺逐渐恢复旧观,但尊胜洲寺则被改为黄教寺院了。

  此后又有吉仲活佛罗桑赤列(善慧事业)(377)将德达林巴所取秘密伏藏中的智慧法要类,取其精要,溶合新旧两派,撰著了很多论典。依此法门,使供养甘露(378)、供养明母(379)之法普遍流行。于是欢喜酒色之僧俗徒众,皆附合而随行之。连格鲁派的活佛与格西,也有一部分加入此道。风靡藏江南北,很多清净寺宇几乎全都变为有妻室的俗人僧舍。幸赖我等最胜的导师名号弥勒者,起而大加改革,刷除恶风,使那些秽行之法逐渐收敛隐没。这位名叫吉仲的活佛,肯定他是修证高深,所以有特别的需要和用意,但从外表来看,将新旧二法混而为一,成为一个非新非旧的派别,这种作法,对于佛教根本的清净梵行(380)是有很大危害的,只能使许多众生造地狱之因而已。

  在卫藏地区,旧派的道场其大者即多吉扎寺与敏珠林寺,小的寺庙却有不少。在康区,则有祝庆寺(381)、迦陀寺、西庆寺(382)等。这些寺庙中,对于它们修法心要的经、幻、心三部,在一个长时期,已融归于本来清净的最初法界(383)中去了。现在旧派的一些僧人只搞点经忏、会供、压魔、火施等貌似佛法作为主要的佛事。

  颂曰:

  具六流域归一处,

  教授事业的珍宝满其中,

  是亿万胜士(384)龙王所游处,它就是离去浊垢的前译密乘海(385)。

  依次升登地道(386)的辛勤士,

  不须别处求证如来佛,

  彻却、妥噶教授有大益,

  能够解脱有漏蕴身(387)成光明。

  蓝翎孔雀以毒而为食,

  莲师为了程度相合的少数人,

  开示点铁成金的妙灵丹,

  立登成就大位人皆知。

  因念狮乳(388)可堪注入宝器内,

  但又成为瓦器的破坏因。

  遂将高攀的心要法,

  付托守法的土地仙女(389),

  黎(390)本人逝往罗刹国(391)。

  如上所说史家言,

  正直如同梵中线(392),

  纯洁清净比白云,

  明眼人可以作戏观。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