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敬礼皈依于无缘大悲与能仁金刚持无别之上师

纵经百千劫 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聚时 果报还自受

 
 
 

日志

 
 

土 观 宗 派 源 流(噶当派源流)  

2009-07-11 01:20:11|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观·罗桑却吉尼玛 著

二、噶当派源流

  具有如意宝藏殊胜心,在无量菩萨所行的大海中,德学兼优的群龙作游戏,其中即为噶当派,今将说:

  甲、产生噶当宗规的情况
  噶当一词,过去大德的解释不同,吉仁波齐曾问京俄仁钦培(宝增)(394),所谓噶当的意义是什么?京俄答道:“对如来教言,不舍一字,悉了解为教授之义。”大师闻解生喜,立称:“如是如是。”回到僧舍,遂对人说:“我得仁钦培大善知识给我带来了正法的大礼物,他作的这种解释,最为精当!”由此观之,此派乃是将如来的言教,即三藏教义,一切无遗地都摄入在阿底峡尊者三士道次第的教授之中,作为修习,所以名为噶当巴。仲敦巴说:“稀有佛语即三藏,三士教授作庄严,佛语教诫宝金餯,众生谁持皆受益。”他作了如是颂言。

  噶当的这种独特宗风是如何兴起的呢?它是从觉阿吉·吉祥阿底峡创始的,仲敦巴(395)建立宗规,三大法友昆仲(396)宏扬流传,朗日塘巴(397)、夏惹瓦(398)、甲域瓦等(399)使其更加发扬光大了。

  阿底峡详传已见他书,此间简略地谈一谈他的胜德。《宗教源流明炬史》说:“东方萨贺王之子,善巧内外诸明处,持律上座三学净,根本四部分十八,诸派不混悉明达,言为典范众所仰,毗俱罗摩尸罗等,摩揭陀国诸道场,普为调伏律部主,亲见本尊难细数,三藏显密无不通,仰承金洲口宝瓶,满饮菩提心甘露,正理立破发吼声,恶敌大象皆昏迷,随顺有缘诸法器,演说妙法令满足,度母预记那若巴,名号贤劫摩诃萨,敕封彼登法王位,此即吉祥燃灯智。”如是云云。

  觉阿吉来藏的经过情形。当时雪域藏地的如来圣教,经过了几次兴衰变化。先从堪布静命、大师莲花生、法王赤松德赞三位所创立的圣教规模,却为支那和尚的邪说所败坏。后来莲花戒论师破斥了邪说,使真实清净的见行,又得重新光显。到了恶王朗达玛时,大灭佛法,如是历七十余年,雪域藏地成为黑暗之区。此后喇钦·贡巴饶赛由下路朵康重燃佛教余烬。仁钦桑布译师从上路阿里中兴佛法,因此藏卫中心,才有僧伽发展,寺宇林立。但此时又出现有一类信奉戒律而轻毁密宗,一类尊崇密法,而又轻视律戒,使圣教偏颇失中,且多数人只能讲说宗派的口头语,姑且不说能够把全盘佛教作为实修,即使通达一面之见的人,亦为数不多。尤其是朗达玛大灭佛法的期间,有一类密咒人,他们把能背译的密经写成文字,其中文句如有遗忘,便自作聪明,任意杜撰,加以妄造。又有一类人竟以己意改动经续的名字,并随便杂入市井之言。又有一类密咒人,对他妻子说,你可酿造好酒,我将写完一部续经。又有从天竺来的名为红阿黎,和绿裙班智达等人,倡言蹂躏妇女为合修,杀死敌方是救度,遂有号称为“合度”(400)的邪法出现了。又有很多名为密咒而实则是行污秽之行的,如是等等盛极一时。由于这些缘故,致使保持清净见行的人日益减少,修持邪法的人日益增多。当时拉喇嘛耶协畏、颇章希瓦畏、仁钦桑布大译师等,虽撰写了破除邪法的论著,并广为宣讲,亦不见大效。于是阿里之王拉喇嘛耶协畏,不忍藏地佛教法败坏到如此地步,认为除从天竺迎请堪为准绳的大班智达来藏,加以整顿外别无其他善法。乃派嘉尊追僧格(精进狮子),持金往迎阿底峡尊者,未曾请到。因此收集更多的黄金,再遣人往迎。遂亲自前往采金,不料为伽尔劳王(401)所执。耶协畏之侄降曲畏(菩提光)收集了很多黄金,往赎其叔,遭到拒绝,耶协畏遂为伽尔劳所害。绛曲畏乃遵照他的遗嘱,复赍多金,派那措·楚逞杰瓦译师(戒胜)前往天竺迎请班智达。那措与嘉尊追僧格相遇,往谒阿底峡,详述藏地佛法难后的衰相,和耶协畏以身殉法等情形,恳求尊者莅临藏土。觉阿吉早就得有很多将来藏土的预示,这夜尊者又为尊胜度母之前启白,卜其休咎。度母说:“可往问一空行母。”遵示便去问空行母。答说:“若去藏土,对佛教有大利益;尤其是依‘邬波斯迦’(402)利益更大”。得了这样的预言,因此尊者才应允入藏。此时本应详细讲述佛教兴衰及混淆杂乱的情况,与及为此之故,拉喇嘛叔侄与诸译师等经历了最大艰苦的情况,使人们知道了才能追念诸先德之恩德,才懂得获得真实清净之法,颇非易事,才能对于法门不草率而入,须分清其差别而后始入,有如是等重要意义。但恐文字太繁故只略提一下,余可于别书中求其了解。

  阿底峡尊者来藏地宏法的情况。《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提到尊者来藏的重要意义时说:“

  尊者行至阿里上部,是应整顿佛教的启请,遂将一切显密要义,归摄成为修行的次第,造《菩提道炬论》等,依于此门大兴教法。估计在阿里大约住了三年,聂塘(403)住了九年,藏卫及其他地方共住五年。在这期间为有缘者讲授显密经论教授,罄尽无余,对于佛制败坏者,重新建树,略存轨范者,培植光大,染有邪执之垢者,为之涤净,遂使释迦教宝,远离垢污。”如上面所说的,细心思考,最关重要,因为它的含义颇大。尊者在藏共住十七年,寿七十三,壬午年八月十八日于聂塘示现圆寂,往生兜率天宫,依止于弥勒菩萨之前,名为虚空无垢菩萨。尊者在竺藏的得大解行(404)弟子虽多,而如瓶灌盈满之相赐予教授并作加持而今成为法主者,此人就是仲敦巴杰卫炯乃(胜生),他是圣观自在之化身,救度母曾为尊者亲自授记《华严》及《大悲白莲华》等经,他的法名格宁却培(法增居士)。关于仲敦巴大师建立噶当派的宗规,三法友昆仲等发扬光大的史实,若欲详讲,文字太多,因此请阅《噶当派源流》一书自知。其大概情形,兹引《宗教源流明炬史》说:“此后又过十年间,格西敦巴僧团主,觉阿住处建热振(405),普度清净众眷属。此后又有二十载余,昆仲事业如涌泉。伍茹北方噶当派,犹如红日丽中天,光明遍满有雪地。最大仙人博多瓦(406),见行咸净门弟子,常恒皆有二千余,京俄(407)摄徒八九百,普穹(408)虽未明摄众,暗中熟徒无量数。康巴隆巴(409)八座法(410),聚会求解八百众。三大昆仲所摄徒,朗塘及门约一千。最大格西夏惹瓦,摄净行士三千众。格西·亚格(411)有千徒。甲域瓦有二千七。大兴佛事善知识,更是无量亦无边,此时佛法称最盛。”阿里王拉喇嘛叔侄等,一心只想正教而不惜生命财帛受用,经过最大艰辛,迎请觉阿吉阿底峡入藏。仗此缘故,使借口修密而行秽行等的邪道,及视显密如同水火等相反的邪见,一切皆如日丽中天,诸暗消亡。喇钦布(412)的法嗣在后宏时期能住持佛教的清净见行者亦悉皆归于觉阿教传法统之中。因此出现了行迹内外清净,犹如莲苞纯洁这样的住持觉沃噶当派大德充满了卫藏全境。虽然当时信奉噶当派的寺院遍及于藏卫,然能至今不衰者只有绛热振寺和后藏的纳塘(413)大菩提阿兰若而已。这些情况在《噶当经卷》内有大量的记载。热振寺是噶当教河源头的清净刹土,是仲敦·杰卫炯乃智慧神变之所兴建。纳塘寺是夏惹瓦的弟子东敦·罗朱札巴(414)所建立。其住持传承如同金山宝〖FJF〗餯〖FJJ〗,连绵不绝。其他的寺院,因时世的关系,大半已经空虚了。很多寺院为女尼所居。因为噶当派均极避妇女。一次,有一空行化身的妇女来至寺院,却被强行逐出。这妇女发誓说:“现在你们憎恶我们女流之辈,以后寺院多为妇女所继承。”由此因缘,才有那样的变化,这是一些先德们说的。

  乙、依于觉阿大尊者出现了其他教派和掌教大德的情况
  号称为噶举、萨迦、格鲁等派均仰仗阿底峡的恩德而兴起的。噶举初祖洛扎玛巴译师(415),最后一次到天竺曾与尊者相遇,从闻教授。尤以娘麦·达布拉结(416),最初是从尊者亲教弟子朗觉钦布(417)的门人嘉永达(418)闻噶当教授。此后从米拉日巴(419)尊者听《大手印》,遂将噶当教授与大印二大河流融合为一,作为教授,造《道次第解脱庄严论》。达布弟子卓贡·帕木竹巴(420)曾从格西笃巴(421)闻噶当法,也曾造《圣教次第论》。其他如象止贡·义敦贡布(422)从郎隆巴(423),达隆塘巴大师(424),从伽客巴(425),噶玛巴·都松勤巴(426)从夏惹瓦弟子朗觉·协饶多吉(瑜伽金刚智)(427)等闻噶当之法,故其一切行持方面的作法,皆依噶当派的宗规。所以噶举派的法门心要虽以《大手印》及《六法》教授等为大乘法,但如酒中酉曲蘖一样的菩提心诸要门,却是绍承自噶当的法统而来的。

  文殊萨班亦从内邬素巴(428)的弟子吉沃勒巴(429)听受噶当的教授。即其所有著述,关于一切大乘共道的修行,都完全是遵照噶当的宗规。所有萨迦派的后来学者,亦皆依此宗规而为行持。

  宗喀巴大师已亲证实力,与阿底峡尊者同一解地,这是可用圣言正量来作证明。然而在显示共同迹相方面,他仍从堪钨·南喀坚赞(虚空幢)(430)与却郊桑布(救贤)(431)二师听受噶当的《道次第》,并在各个时期逐步扫除对觉阿的教授中有未解的,倒解的或者怀疑等等的垢秽,造著昔未曾有的善说论典——广略《菩提道次第论》等。日阿格鲁派宗风,亦以觉阿噶当派的先德事迹作为基础,其上加以中观见及密咒,实际亦不超出于噶当的范围。在诸源流史中故称格鲁派亦多称为新噶当派。此名在《噶当经卷》之中亦早有预记。父法二十六品的未来予记说:“后燃教余烬,此人名扎巴,成办众生利,为无上胜处。”译者解说:“此支分之名若安于根本之上,方成圆满,这是由所谓从身躯增长肢体的道理。”如上所说颂语,是对宗喀巴大师及其驻锡地甘丹寺作的预记,译者的这句话是表明噶当巴比如身躯,由此增长出新噶当巴即格鲁派,比如肢体将要从身躯中大为发展之意。此外如岁浦巴(432),将阿底峡尊者广传书写成文,复从堆隆巴(433)听噶当法,他的法嗣,后来出了很多受持律戒的人,这些全是噶当派人。然尚不只此,诸法相大经论的讲解传授,亦是仰仗觉阿吉的恩德而产生的,其理为何?因为在此藏土,成为《中观》、《量论》、《弥勒法》(434)等圆满具足的主宰者,就是俄洛钦布和他的弟子及再传弟子等。俄大译师勒比协饶(俄妙慧)(435),不但是觉阿吉的亲教弟子。并且还是在耶巴神山(436)受传《噶当经卷》秘密法要的唯一心传弟子。即此勒比协饶曾受阿底峡尊者的予记,遵命修建了桑浦寺(437)。协饶之侄兼为其徒的罗丹协饶也曾从其叔叔听闻觉阿的法要,并曾造《教次第论》。罗丹的弟子中有:长于一切经论的卓隆巴·罗朱炯乃(慧生)(438),长于《现观》之哲钦布约饶拔(智燃)(439),长于《因明》的干巴喜乌(440),长于《现观》之穹·仁钦扎(441),实任座主的向泽邦(442)等。卓隆巴幼小之时,则从觉阿吉与仲敦巴闻噶当之法,他把觉阿诸小著作中的主要之法《小品法百种》,作了诠解其内义的疏释,并著作了广略《正教次第论》。其广正教次第论是开解《道炬论》意旨无有匹敌的疏释。宗喀巴大师读此书时,亦曾作各种供养而为迎奉。宗喀巴作的《菩提道广论》中的见解,大部分和此疏释是一致的。卓隆巴、哲、贡巴、穹、向等的贤德法辈出地天复地。他们建立甚多讲学之所,其讲听传承,流传至今未替。归总起来,如桂译师迅努白在《青史》中说:“晚近藏中出现的诸善知识和成就瑜伽士,观其事迹,大都是参礼过一二噶当派善知识的。即仲敦巴的佛教事业广大而绵永者亦本于此。以上是讲述吉祥燃灯智大传法轮的果德之一隅。”史中有如是语。是故当知,此雪域藏土境内所发展起来的一切真实清净的教派或宗部,都完全是由阿底峡尊者来藏转法轮而产生的结果呵!

  丙、噶当教法的总述
  (甲)本派各种法要类
  仲敦巴大师说:“能知将一切佛教用四面道贯串起来的,这只有我的上师了”。朗觉巴钦布说:“师能够把握教授的精英,不是说他仅得如掌心般大的小册,乃是说他能了解,并把一切佛语,都归纳成为教授。”贡巴·仁钦喇嘛(443)说:“能了知律仪是密咒的辅助,密咒是律议的辅助者,这只有是吾师的语传。”诸如上所说,总起来是指能将佛教经典,不欠不余,一切取来作为一个补特迦罗成佛的必需条件。这就是噶当的特派法,故噶当派内没有不包容的法要。但此派最有名者分为教典、教授二派,或再分为要门派共成三派。教典派又分为三:一、重在明见;二、重在明行;三、见行双重。重明见者,即觉阿所造之《入二谛论》与中观教授等。重明行者,即《摄行炬论》与《发菩提心论》、《律仪轨则》等。见行双重者,即《菩提道炬论》。道炬论将佛语三藏四本续及一切注释,不舍一字,均组织成为一个补特迦罗修行之次第,成为稀有无上妙论。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中说:“尊者所造论典虽多,其成为根本而又圆满具足者,即是此《菩提道炬论》。此论总摄显密两教心要作为教导,故其所诠意义完足。又以调心次第为主,便于实修。且以善巧两大车轨的大师教授作为庄严,所以实较余宗尤为殊胜。”

  所谓噶当的六大教典:即《菩萨地论》,《大乘庄严经论》、《集菩萨学论》、《入菩萨行论》、《本生论》和《集法句论》。此中集学与入行二论,为见行双重。其余诸论皆是重在说明菩萨大行的教典。称为尊者的《小品法百种》亦为噶当派的教典。《中观根本智论》、《七十空性论》、《宝〖FJF〗餯〖FJJ〗论》等亦为此派所宗教典。

  教授派亦分为三:
  (一)重在明见者,觉阿的要门由京俄瓦传来者为四谛的引导,由普穹瓦传来者为十二缘起(444)的引导,由朗觉巴传来者为二谛的引导。用四谛(445)与缘起引导,阐明共通之补特迦罗无我。用二谛引导,阐明最极微细的法无我。觉阿的门人最极善巧二谛论者是朗觉巴钦布。他将教授传与卓隆巴和京俄瓦。京俄瓦则秘密传授与堆隆巴与甲域瓦。堆隆巴则分为秘密传授和对众宣讲二种并施,并且很多写成著作。他的弟子穹康巴(446)亦曾普为宣讲,大事宏广。桑结温(447)造有广略的各种著述。伽喀巴所造《宗轮论》及拉隆旺秋(448)所造此论的注释内中又将内外道诸宗派所持言论都写上了,并将龙树菩萨的大中观导释为极无所往之中见,这又是噶当派见方面的分支。

  从上面看来,阿底峡尊者是持中观应成派见的,这从他的《道炬论本释》及《中观要门论本释》等可得而知。听说仲敦巴对月称论师派见有所领悟,曾以此求尊者印证,尊者大为欢喜,合掌恭敬,而作是言:“稀有稀有,现在东天竺亦纯以此见是尚。”在善知识博多瓦等即有名的三大昆仲的《道次第论》和他们的言论中,大多是和月称派的中观见相符顺。惟有俄洛师弟,虽广为引据清辨与月称的著述,然其所持之见而又大半和静命师徒相符顺。

  由金洲大师所传出一些修心法的见地,其趋向又是与假相唯识派见相符顺。虽然如此,吾师汤吉勤巴曾说:“大抵晚近的噶当派,对如上所说天竺教典的意义能不混杂而讲述的人可能为数不多了。”

  (二)重在明行的教授,即诸大乘修心的教授。这教授重在心中生起爱他胜己的胜菩提心,凡对此心未生起的,令其生起,已生的令其增长,由此等门而依次升登地道。它是总依大乘经藏,别则以《华严经》和解释佛意的论典,如龙树菩萨的《宝餯论》、《梦境如意宝论》、《满足有情颂文》、寂天菩萨的《集学》、《入行》二论等为教授根据。撷取是等经论之口义辑为心要。又如觉阿吉的上师法护(449)所造的《修心剑轮论》、《孔雀化毒论》,降比朗觉巴(450)的《唱修金刚歌》,金洲的《菩萨次第论》、《铲除分别论》等皆依为心要,笔之于书,作为教授。

  关于《七义修菩提心》的教授中所载的修心要门,是由金洲大师传阿底峡,阿底峡秘传与仲敦巴,仲敦巴密传与三昆仲。在三昆仲时,虽将道次第对众宣讲,但修心的教授仍是秘密传授。博多瓦亦密传与朗塘巴与夏惹瓦。朗唐巴则以所缘境分为八科,称为《修心八颂》。他可能亦曾对会众宣讲过。朗塘巴又复传与向(451)、宁(452)、夏沃岗巴(453)等人,他把这些教授合揉一起而撰为著述,则名为《青色小册》。夏沃冈巴的有名修心法,怀疑即是此书。向夏惹瓦只秘传伽喀巴,则未听说有传其他人的话。伽喀巴主要唯用此自修,只秘传与及门一二人。后见利益甚大,遂在止浦(454)为众宣讲。此法分为七科:即一、前行思维人身法义;二、正行修习菩提心;三、转诸恶缘为菩提道;四、总贯讲述一生的修持之法;五、心调之量;六、修心的誓戒;七、修心的应学处。摄其根本写成文字,号称为《七义修心》的教授。在《菩提道次第》等教授及朗塘巴的八颂,与夏沃冈巴的修心法等,虽已善妙开示自他相换的菩提心观法。然《七义修菩提心》中又有在前诸教授内所无的甚深方便即依出入风息而行予取等的所缘变化。又其引导的次第,亦较其他法为广,故此教授是最为殊胜。纳塘巴·桑结贡巴(修佛)(455)亦曾将伽喀巴的原文,调整次第而作讲授,遂传出了《修心普讲文》。吉喇嘛宗喀巴大师见此《七义修心》教授殊胜,遂广为弟子讲述,绛森·热振巴(456)曾为抄录。尤其是霍敦·南喀巴(虚空详)(457)从而更撰写出了最为精深之著作《修心日光论》。

  格西仲敦巴的《要门八坐法》,康巴隆巴曾撮其精要而为宣讲,号称为康巴隆巴的修心八坐法。八坐法者:(一)依于食品的修心;(二)依于气息的修心;(三)依身变化如恒河(458)沙数的修心;(四)依于血肉的修心;(五)依于“多玛”(459)的修心;(六)依于四大(460)的修心;(七)依变化自身为如意宝的修心;(八)死后的要门等,综合所缘而为八坐作为教授。卡绕贡穹瓦·旺秋罗朱又曾传出名为《喀日三类法》。这个教授是由巴贡(461)从阿若(462)那里继承下来的心品教授和从朗觉巴与衮巴瓦(463)处听闻的觉阿教授,他将此修心教授两大河流汇归一处,遂名为《修菩提心论》。其有名的《字序七十颂》,这又是将道次第要门作成颂文的。

  其他如由格西仲敦巴所传出的缘起心要引导,这是将大悲心的修法特别提出来讲授,属于行门的教授。向夏惹瓦根据阿底峡的论著所造的发心和律仪轨则等,亦皆属于此类。

  (三)见行双重的教授之王者,此即有名的《三士道次第》。其主要典籍即为《菩提道炬论》。上述重见重行之各种论典及要门,都是属于这个《道次第》的分支,所以这一切都统摄在《道次第》之中,《道次第》者,乃尊者汇集深观和广行两大派要门成为一体,是最完备的修持教授,故名为见行双重之教授。如上所说《道次第》之教授,尊者曾暗中为仲敦巴讲授,并说:“我舍你而外,没有找到其他堪传的人。”遂将此要门付与仲敦,并为他加持,使其成为法主。据说仲敦的事业非常宏伟,亦本于此。此外尊者又传与那措,那措的弟子拉锁瓦(464)又传出道次第的文本,授与格西桑浦瓦(465),得桑浦传授的即心传弟子赤烈瓦(466),或名卓垅巴他造了广略《正教次等论》。

  由觉阿师徒传格西衮巴瓦,又从他依次传授与内邬素巴等。由仲敦巴大师传格西京俄瓦,京传甲域瓦等,这一传承称为噶当要门派传承。仲敦巴传格西博多瓦,博传霞若瓦等,这一传承称为噶当教典派传承。此二派的要旨相同,仅以在讲解时广不广征引教典之故而为划分。

  “道的引导,虽多有不同,然其要旨为一”。宗巴大师依据《青色小册》中说,“统摄一切要门之首者,即不舍大德善知识。”这句话作为根本,从依止善知识开始以引导后学。诸噶当大德所造道次第之著述虽多,而最有名者则为《青色小册》与《喻法论》二者。前者乃格西博多瓦的语录,这是笃巴·协饶嘉措(467)所编著,由拉止岗巴(468)为之作释。宗喀巴大师曾说:“若当格西,就应该阅读《青色小册》”如此推重。在所著《菩提道次第论》中,亦广引证此论作为论据。喻法论有三。最初,兆巴(469)所编著者为略本。此后扎噶瓦(470)以此略本为主,他自己又大量增加了从格西处闻所之喻譬,而编成广本。最后,节贡宗巴(471)为求易解,又将前二重编成为中本。这就是所称的《喻法宝聚论》。

  如上所说,教典、教授、要门,分成三派。为什么名为要门?本来教授与要门并不相违,然分为三派的要门派,这乃是指觉阿师徒的秘密法,即有名之《噶当经卷》。这个要门是觉阿在耶巴神山宁波谷(472)传授与库、俄、仲三人的。父仲敦巴所请问者名为父法。子俄勒比协饶及库敦尊追雍中(473)二人所请问者名为子法。库敦初对于仲敦大师虽表示不太敬仰之相,但到此时,库大师我慢之山也颓倒了,顶礼于仲敦大师之足。这事从《经卷》内库与净相缘会的章句中可以知道。《经卷》中的要门,是阿底峡在将圆寂时咐嘱仲敦巴大师说道:“教典、教授、要门三者,应付与化身的三昆仲。”遗嘱中所说的要门,即是如此。三昆仲中浦穹瓦得其全分,其余二人或得其大半,或只得一隅。南仁教授师(空宝)(474)说:“迅努坚赞(童幢)(475)得全分。楚逞拨师(戒然)(476)获大半。仁钦塞瓦(宝明)(477)得一隅。现今唯有我一人。”普穹瓦又是如何得到传授的?是由俄勒比协饶传阿里巴·协饶坚赞(慧幢)(478),坚赞传浦穹瓦·迅努坚赞。以后就依次传至仲·鸠摩罗摩底(479),此以上是单传的。鸠摩便打开法禁,增传一二人。此后依次辗转相传到洛钦·吐吉白瓦(悲祥)(480),洛钦传根顿珠巴(481),根顿珠巴则以之广宏于藏卫。

  要门派的实修法为《五随念》如云:“念师皈依处,念身本尊性,念语常持诵,念生(众生)为父母,念心性本空,由此五船浆,净一切善根。”以上是颂中所说。其最心要者为“十六明点”的修习。修习后其功德如何,说从律仪起至金刚乘之间,能在一座之上便能通达所修,所见愈深而所行亦愈能谨严。其本尊有四,释迦佛,观世音菩萨,度母,不动明王。其法者则为三藏,此四尊三藏则名为七宝法。或间噶当派究竟有无密法教授,答说就是上面所说之十六明点要门,即是显密双融的法门,其他如《能仁誓句三庄严》和《不动明王法类》,与及依止观世音的《斋居法》等,在噶当派中极为盛行。觉阿的要门,很多散遗部分,由秦(482)收集,汇为一书名为《纳塘百法》。又觉阿传与格西那锁瓦的观世音教授,其他如四位本尊的引导等,噶当派有很多密法要门的传统,迄今还保持着在,阿底峡未来藏前,藉口密乘而行秽行的邪法颇为流行,觉阿曾允许讲演《笃哈藏》(483),作为压伏他们。仲敦大师说,此法与藏不相宜,而劝阻之。故噶当诸先德总的对一切密法,尤其是对于无上密,极为严谨,但在实际上觉阿已将四本续之一切要门传授与仲敦巴大师,特别是父续的《密集》,母续的《胜乐》,无上续部的总教授,凡最究竟成就的心要类诸要门,采取秘密的形式全部传授给了他,故仲敦巴大师成为圆满的显密教主。以此原因,噶当派中除不公开传授密法而外,并非没有密法的教授,若详观各大德的传记即可知道。不但如此,即其主要之法——《菩提道炬论》的修习亦应有密法,若无有密,则不成为全盘佛教的修持。且《菩提道炬论》的文字中亦明显出现有这类话。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亦有:“《菩提道炬论》之持法是总摄显密二教的枢要而作的教导,所诠之义圆满具足。”有如是等语,可以了知。

  (乙)噶当派所出现大德懿行的总括
  《教法源流明炬史》说:“圆满具足德行之人者,从格西仲敦巴一脉相承的法嗣,其性情都是贤善而坚贞,平等而宽宏。其所持宗派和所有事迹无不与他派随顺,然不混淆。杂于凡众之中,甚少沾染。对诸有情总思饶益。循序渐进,见地极高。苦而无怨,乐而能思厌离。一切修心,虽少外露,而进程颇大。以简陋的生活作为美好享受而心不涣散。出言简易而内蕴玄奥。和易近人,无有骄慢。轻视外荣,而重内分。多依法言,少用藻饰。决择正理,不尚诤论空谈。善令别人起解,而无戏谑讥刺,虽不紊杂一切经教,而又能显示无相违义。以三藏作为要门之依靠。于要门中思维四加行道:不说人过,不说法过,不听恶友之言,不诵多种咒言要门,而求通达一切所知。对于寺宇无彼此门户之见,而皆发欢喜心,具诚信心。侍奉上师视同真佛。对于法侣作清净观。爱人惜物而少有贪着。常作观察,遇事讨究,自处谦卑。作佛教主人,舍世间恶事,圆满学习三藏。以上所说诸大德,皆是如此。具足如是嘉言懿行,号称为觉阿噶当巴,亦名为具足七宝师,亦名为大金仙的教敕传承者。故应随行于如是等人的德范懿行之后,虔心仿效之。”《菩提明炬论》中所说,如是仔细思维,每一语中皆有重大意义。博多瓦师弟懿行美德的总括已如《妙严莲华颂》中所说,这是噶当派共同之德范。虽然最为稀有,但恐文字过繁,不能详细讲述,请阅《教法源流明炬史》,以求了解。对此应当生起正信而发宏大誓愿。

  颂曰:
  在静处作意思维己身事,
  穿着惭愧的白梵衣,
  床上铺了捡点的黑羚皮,
  正知正念牢固的趺跏坐。
  发绾三种珍宝为顶髻,
  身系四部本尊白净带,
  口诵三藏秘密文,
  意瓶充满了三学甘露珠。
  在世俗菩提心的炉灶中胜义菩提心如同火炽烯,
  爱己的执着如同柴薪,
  焚烧身见的油膏勤火供。
  内外清净犹如那莲花苞听了噶当金仙们的大事迹,
  心为所动故讲说
  我想这舌头也是有福分,
  与一切宗派都能和谐一起,
  贪嗔心和诤论全都弃抛,
  供奉在头顶同作庄严,
  简略的述说了这些源流。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