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敬礼皈依于无缘大悲与能仁金刚持无别之上师

纵经百千劫 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聚时 果报还自受

 
 
 

日志

 
 

土 观 宗 派 源 流(格鲁派二)   

2009-07-11 02:08:14|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观·罗桑却吉尼玛 著


(乙)亲教弟子等宏扬教法的情况
  大师诸亲教弟子,尽都是欲住持正教发愿再来世间的人,所以每人所有的殊胜功德和广作的弘法事业,都是不可思议的,如我一般的愚陋,何能尽说!这里仅举少数最重要的大德广弘大师宗风之情。此有朵丹·降白嘉措、甲曹吉、杜增巴、克珠吉、降仰却吉、降钦却吉、吉·协饶僧格、班钦·根登珠巴等,都是在整个卫藏,由讲修二门,普遍宏伟大师的显密教法者。还有两位协僧,则是在边远地区,宏传师教的最主要的大德。

  这些人当中甲曹吉·汤吉勤巴和克珠玛畏僧格二人,次第继承大师法座,奠定格鲁教派基础。大师在涅〖FJF〗?〖FJJ〗时,以法衣及头冠付与甲曹吉大师,便知道师意是在传位给他。于是杜增扎巴坚赞和上座仁钦坚赞等诸大弟子,遂同声启请,甲曹吉乃领受灌顶,继登大雄狮子宝座。当时,克珠大师造《吉祥功德赞》,班钦根登珠巴亦造《殊胜普贤轮诗》作为赞颂。他也如宗大师的事迹一样,清净了律学的讲听和三戒之实行,以此为本,兼宏《集论》、《俱舍》、《量论》、《现观庄严论》、《中论》等显教。别宏总的密乘,其中特宏《密集》、《胜乐》、《时轮》、《欢喜金刚》、《大威德》等本续讲解和二次第引导。总之宏传了藏土先德智境所未达到之处的大师所有妙论,并以自己的验证和无垢教理而为证成。如是,说法十有三载,宗师的多数亲教弟子和所有具备法缘的智者,皆油然生起景仰,恭敬礼奉,视同大师在世没有丝毫差异。他如子绍父业一般建立起大师讲修教法的宗风。

  甲曹吉后,克珠大师继登法座,和甲曹吉的事迹一样护持教法不使减弱,尤其是宣说大师教诲,不染丝毫杂说。他不仅以正理击破非难大师言教的敌派,即使对法主贡汝瓦等仅听到关于大师在未完成观择正见以前的言论,便说是空性的非遮,与及他所持的宗见信解未达大师的意旨,所有这方面的言说,均皆加以破斥,使大师显密不共的宗规远离污垢,对于本宗功劳很大,无人能胜得过他。因为佛教的精要,只有在大师一宗。他想使此宗在藏土中心,奠定基础,作为自己的主要事业。他肩负起这个重任,所以阿里和朵康等处虽殷勤迎请,他都推辞不去。曾在寄格西协桑书中说道:“至圣先师无比宗,肩此圆满圣教任。虽然沉重压我心,但亦不生疲厌想。往昔能仁教日光,未照边鄙黑暗洲,应燃无垢正教炬,我心永无怯退想。但思雪地教根基,先德所建诸道场,即今亦是法根源,名号卫藏清静刹,若细察之唯虚名,此如油脂将尽灯。佛珍贵藏如草芥,劣慧邪论日日增,任意胡为魔使者,众敬善友极少有,各种魔阵诸方布,奋力摧毁佛教幢。虽成此状具智眼,辨法非法不怯弱,负法重任实罕有,随大师宗更少闻,观此心中难忍受。我虽一心勤奋勉,欲负如来正教任,此土宏传师宗风,若我知识太浅薄,此土正教树根本,已被非法斧所伐,纵有少枝布余方,然亦不能成大利,故对非法诸敌军,应持善说教武器,我若弃此中心地,何人能持佛宝藏?因此汝虽有善心,我却不能满汝愿,发誓不允汝所请”。写了这样一封回书辞谢了。克珠大师又顾虑大师不共的宗见传承断绝,故将极为艰深和犹如空行的心血一样珍贵的密法教敕不惜对众广宣,纵然有勇士空行责罚,亦不惜生命,一心只想以讲说著述光显佛法。降仰却吉曾说:“讲说密法时,有如被诸空行迁移心血的痛苦,过去昆·衮乔杰布为十七人讲《喜金刚二品续》,卓米释迦耶协则遣人责备他说:你是不是有金刚寿命?然克大师却不惜生命,仍然宣说密教”。这话是载在传记中的。说法狮子克珠大师,使大师宗趣在此雪山立基,发出其教理的高昂之吼声,使一切邪说野犴,惊畏慑服,而一切难持教法的群兽得到依怙,住持法座历八寒暑。关于甲曹吉与克珠吉二大师的事迹,均详见本传。

  克珠之后继升金座的是法力自在的霞鲁瓦勒巴坚赞,坚赞后为吉·罗朱却炯。却炯善巧续部,尤其是精通《时轮》,著有《时轮大疏补遗》。继他后的是克珠之弟跋苏·却吉坚赞,他依止朵丹·降白嘉措,成为宗大师耳传教授之主。曾造有《中观见引导》与《时轮生圆次第修法》等。却吉坚赞后为法主·罗朱登巴(坚慧)(1189)绍承法位,建达布札仓,在达布首先创立宏传大师讲修双运的教规。著有《大乘经庄严论大疏》及弥勒其余四论疏,《释量论道序》等甚多。再后为门朗白瓦(愿吉祥)(1190)继任,此以上七人称为后藏的七代文殊。门朗白瓦虽未亲见大师,然在梦中,感得大师现身传法,故亦列为大师亲教弟子之数。自认是枯敦的转世,著有《释量论大疏》,此疏至今亦颇为讲传。

  又关于绛孜扎仓的法。甲曹吉大师后,由霍敦·南喀白瓦等继任。霞孜扎仓法座由霞巴·仁钦坚赞及其侄达扎等次第相承。

  又关于绛孜扎仓(1191)与聂绒扎仓。当克珠大师住持法位时,则分派四讲院的讲师,建立讲听之制,尔后合并成为两院。绛孜法座则由宁布·却吉旺秋(法自在)(1192)及涅敦·班觉伦珠(1193)等继承。聂绒法座则由法主燃降巴·泽玛旺杰(1194)、却杰旺巴等相继担任,住持大师教法,未尝衰替。

  降仰却结·扎西白丹,曾蒙大师指示:“汝可建一圆满道场,子寺较甘丹母寺尤能发展兴盛。”并授以大师曾从果巴日山(1195)伏藏中取出之法螺,由内邬宗本仁桑为施主,遂建哲蚌寺大道场。大师曾让他背诵百部经论,师能背诵显密经论一百零八部的文字和义理,并作宣讲。本大师纯正宗规对《中观》、《量论》和《现观庄严论》等,作继续不断的讲听传授。有听法亲教弟子如沫舍巴·罗朱仁钦(慧宝)(1199)等甚多,如天上的星群一般。复分派七位说法阿黎,各别宣扬法要后遂成为七大扎仓,即果莽(多门院)、罗赛林(明慧洲院)、德场(广乐院)、霞廊院(东院)、推桑林(闻思洲院)或名杰瓦(胜利院)、都瓦(调伏院)、安巴扎仓(密咒院)等。后来合并为果莽、罗赛林、德扬、安巴扎仓四院。降仰却吉后,白丹僧格继承法位,大成就霞日瓦(1197)亲来为他传《四面诃摩哥罗》等法。他后面的继承者是仁钦绛曲(宝菩提),法主侄罗桑尼玛(善慧日)(1198),绒敦·罗桑扎巴(善慧称),宁布·释迦坚赞,法主·门朗白瓦,降仰勒巴却觉(妙音善法满)(1199)。勒巴却觉感得文殊现身赞扬说道:“有你的智慧,实在可喜!”因此他的名通称为降仰噶卫罗朱(文殊欢喜慧)。此人的智慧和成就,是举世无双的。长时间讲说诸大经典。他的弟子有汤吉勤巴·根顿嘉措(僧海)等甚众。他的善说著作有《经庄严论》、《现观》、《中论》、《入中论》、《量论》等的疏释。又造有《霹雳轮答辨》,破斥一切邪说。继噶卫罗朱后住持法座者为云丹嘉措(功德海)。再后绍承法位者为汤吉勤巴·根登嘉措、班禅索南扎巴(福称)。索扎登上甘丹寺金座,兼为佛王·索南嘉措(福海)(1200)的亲教师,对于佛教事业建树颇大。其著作有《律学》、《俱舍》、《中观》、《现观》、《量论》等的疏释等,到现在罗赛林还以此等为讲听的主要典籍。此外还著有《密集生圆二次第》等密宗论典,《心意庄严源流史》、《佛历学》等甚多。索扎后为佛王索南嘉措、云旦嘉措、班禅汤吉勤巴·罗桑却吉坚赞(善慧法幢)、佛王汤吉勤巴。从此以后,则由次第转世之汤吉勤巴继承法座。各扎仓的住持世系写出来就很多,这里只举其中最重要的,如罗赛林的住持为勒却巴和索扎巴(已见前)、德扬扎仓住持为扎穹·云丹坚赞、霞廓扎仓为纳塘巴·饶乔(最胜)、推桑林扎仓为宁布·释迦坚赞,这些都是非常卓越的大德。果莽扎仓为仁钦绛曲、降巴伦珠、宿康巴·格勒伦珠(善妙顿成)、贡汝·桑结扎西。特别是贡汝却吉炯乃(法生)著述最多,宏扬讲听,较之其余的人尤为突出。晚近有降仰协巴多吉,其教证功德等同南瞻庄严的天竺诸贤哲,彼著一切显密经论注疏,尤其所造的辨析五部大论的注疏,成为前所未有的善说法藏,至今果莽扎仓还以降仰协巴的著作,作为必须熟习之典籍,不但果莽一院,即今藏地中心和边远地区一切讲究教理者,皆以他的著作作为闻思的根本,其他人的著作则大多闲置一边了。

  降钦却吉·释迦耶协,曾晋京为永乐和其子宣德二代国师,在内地创立黄教宗风。回藏时依宗大师命修建色拉贴钦林寺(大乘洲寺)(1201)。以后又到京师,其法位由十难论师达吉桑布(盛广贤)(1202)继承。达吉后为号称无比法王贡汝·坚赞桑布继位。坚赞对于见地方面的解说有些与宗师说相违。克珠大师呵斥他说到:“坚赞桑布!你说,‘又复如何如何’言谈之中多有不符之处”。坚赞桑布听了颇为不快,遂作自伤之词有:“善慧名称升兜率,降钦却吉为国师。惟我坚桑留雪山。”《霞鲁楚逞仁钦传》说:“楚逞仁钦谒见降仰却吉求法,以因缘不足,遂至色拉寺从无比法王闻法。曾问关于正见承许方面与大师诸亲教弟子所说多有相违,其理为何?坚赞桑布说:不知大师对其他人如何讲说,然大师对我却说空性非遮的观法则是如此。”传中有如是语。贡汝瓦关于见的引导内中亦作如是解说,我认为这可能是大师在见方面尚未观择圆满前而说的吧?贡汝瓦造有《经庄严论》的疏释、《中观提要》的广中略三疏等。为智者钦仰的著作颇为不少。其弟子有克珠·白丹僧格(吉祥狮子)(1203)与仁钦绛曲(宝菩提)(1204)等哲嗣甚多。坚赞桑布后继承法座者,有霞鲁然降巴。霞鲁后号称衮勒·罗朱仁钦僧格(慧宝狮子)(1205)。他也著有中观等注疏的妙典甚多,内中有个别见解与大师意旨不符,后来为吉准巴(1206)等所破斥。现今自诩为格西者,对于坚赞桑布和衮钦巴所有著作,却不屑寓目,但诸有识之士阅之,则见其为智者所喜的善说法藏。此后法位继承者则为乃登巴(1207)、勒浦却结(1208)、涅敦·班觉伦珠(1209)。涅敦是一位大善巧师,曾与号称为萨迦班钦的释迦乔丹对论,使释迦乔丹哑口无言。又与孜尼巴辩论,孜尼巴亦被击败。善巧之名于是播于远方。造《辨了不了义善说藏释难》。此后,为孟推·白丹罗朱(吉禅慧)(1210)、降仰·顿悦白丹(妙音不空吉祥)(1211)、佛王根登嘉措、吉准却吉坚赞等。却吉坚赞是一位精通诸明的学者,很少有人能比得过他,曾造有《中观疏释》等,成为善说宝藏的论著甚多。果与释迦二人曾对大师论著加以破斥,他著论答辩,又造论为避噶玛派木局多吉所著《现观庄严论》的著述之谬误,将论呈与噶玛巴大师,师大喜,曾作赞扬。他长时讲经,宏扬宗师无垢宗风,及门甚众。继吉准巴后为座主者有班钦·索南扎巴(1212)、却扎桑布、索南嘉措、栋科尔·云丹嘉措(功德海)(1213)、班钦·罗桑却吉坚赞、。此后即由罗松江措次第转世继承。寺初分五个扎仓,后合为吉巴(分院)与麦巴(下院)二扎仓。吉巴扎仓先是降仰却吉弟子沫舍巴·罗朱仁钦僧格住持哲蚌寺,有一类学人修持邪法,彼生厌恶,遂去色拉寺。其弟子贤俊约数百人亦随他前往,便在此定居,后遂称为吉巴扎仓。麦巴扎仓,由号称衮钦·降曲邦(1214)、本名降曲畏赛(菩提光)者宏传讲听,逐渐扩大而成。后又新建一安巴扎仓密咒院。吉巴与麦巴二扎仓出了许多了不起的座主和德学兼优的人,这里就不尽述了。

  如上依于日阿格丹大道场而衍生出色拉寺,哲蚌寺。又从此等寺建立其他的讲修学院,如子生孙,孙生曾孙多至不可量计。使大师宗风,遍于中心和边远地区。上述情况在《经卷》书中早已预示了这种兆应,恐文太繁故不赘述。

  汤吉钦巴·根登珠巴·白桑布,以大师正教在后藏宏传。他依照上师本尊授记于甘丹寺建后八年,哲蚌寺建后十一年,色拉寺建后二十九年,在后藏建扎什伦布寺。霞鲁大师之后,虽然曾经恳请他继任甘丹寺法座,师答说:“敌寨要建在敌土上,欲使扎什伦布与甘丹寺媲美。”故未见前往。因为当时此寺周围有俄巴与果释迦等对于大师宗派颇生邪见,故作是语。以后扎什伦布寺佛法逐步发展,由此威力使俄巴寺、达那吐登寺、赛多坚寺等如红日面前的萤火,显不出光亮来。师住持扎什伦布寺三十八年,主要是在此寺讲经说法,一心专为宏扬正教,在后藏河的南北上下很多地方培育了不少学者。他讲解大部经论,著有《戒经疏》、《因缘集》、《释量论小疏》、《正理庄严论》等。其弟子初期有然降巴·门朗白瓦、都迦瓦(1215)、都拿巴(1216)、甲当·摩诃萨诃(1217)、班钦·桑布扎西(贤吉祥)(1218)、香敦·智美协宁(无垢友)(1219)、举巴·敬巴白(施祥)(1220)等。中期有班钦·隆日嘉措(教理海)(1221)、吉·扎巴桑朱(名称如意)(1222)、道丹威赛(1223)、却觉白桑(法满吉祥贤)等。后期有勒宁巴·衮噶德勒(庆喜乐妙)(1224)、吉本·罗桑尼马(善慧日)(1225)、班钦·耶协孜莫(智顶)(1226)等。其法嗣子孙,不可数计。继承法位者,有班禅桑布扎西、班钦隆日嘉措、班钦耶协孜莫。在耶协孜莫时,佛王根顿嘉措住扎什伦布寺,耶协孜莫生了嫉妒之心,因此遂离去赴哲蚌寺。他后来又建倾科杰寺(1227),正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耶协孜莫又再三恳请他才回扎什伦布作住持。继他之后,有阿里拉准·丹比尼马(1228),班钦·辛迪巴·罗朱坚赞(慧幢)(1229)、班钦·顿悦嘉措(不空海)(1230)、香敦·罗朱乃桑(善慧妙贤)(1231)。此师著有各种论疏。次为勒宁法主·却吉坚赞、香敦·却白嘉措(法祥海)(1232)、曲雄巴·索南坚赞(福幢)(1233)、香敦·桑珠白桑(如意祥贤)(1234)、年敦·当却扬培(正法增)(1235)、娘敦·拉旺罗朱(天王慧)(1236)、班禅·汤吉勤巴·罗桑却吉坚赞。此下则由各代班禅转世继承座主。此寺初分为三个扎仓,每个扎仓传承世系繁多,不再详述。略言其著名者,霞孜扎仓第一是创立讲听的人乡敦·智美协宁,第六是罗朱嘉措。基康扎仓是第八辛迪巴·罗朱坚赞,第十是敦巴达桑(教盛贤)。推桑林扎仓,第一是衮勤·却觉白桑、第四是穹楚·降巴扎西(慈吉祥)(1237)等,他造《中论》、《现观》方面的著作甚多。佛王根顿朱巴初欲创立安巴扎仓,没有成功,后来班禅·汤吉勤巴·罗桑却吉坚赞始建立安巴扎仓,继出安钦·金刚持·衮乔坚赞(宝幢)(1238)等诸位大德。由此卫藏四大道场和格鲁派的所属寺院都大为兴盛起来,其他教派的寺院亦多有转为本派者。住持大师宗派的大德,不分中部和边地在整个雪域到处皆有,若欲知其详情可看源流史。

  又将大师教法传播于上部阿里及下部多康者,首应归功于二协饶桑布之力。堆·协饶桑布为大师亲教弟子,他在斯达河边(1239)阿里的孟域(1240)修建达摩寺(1241)。其侄协饶巴修建尺色寺大宏教法,继而在桑噶寺(1242)立大师教法。又有谷格·阿旺扎巴(1243),曾为谷格小王扎西畏德(吉祥光王)赤朗杰畏(胜光)和释迦畏(释迦光)三昆仲的上师。他在仁钦桑布大译师驻锡的托顶金殿寺及咱让(1244)之芝敦寺、罗当寺等诸古旧道场,树立大师良好教规,广传法要。又有克珠杰之高足桑浦瓦·拉旺罗朱修复天喇嘛菩提光之兄魏德所建之北图寺,并新建巴加寺和理格寺二寺。以后增建新的寺宇亦复不少。原有的亦大多改为宗尚格鲁派。因此格鲁一宗遂遍布于阿里全境。

  在多康麦首宏大师的数法的人则是麦·协饶桑布。当法主达吉桑布住持大慈法王的色拉大乘洲寺的法座时,麦绛森协饶桑布即为其副讲,在群贤毕集众会中他正按照大师徒的规制作讲说时,忽然考虑到若是自己回到迦玛本乡,也这样住持清净律义之相,则能改变我们的法统和宗见,对宏传大师正法和教化有情,可能有大利益。衮勤绛邦巴大师以神通力照知到他的心意,即邀请绛森巴前去,奉以上妙供养,并赐氆氇一疋,黄帽一顶,对他说道:“我并无其他请求,因君将速回康区,希尽大力有助于康地正法的宏扬。”协饶桑布自念:“我并未提出要速回康地的话,为何这样说,难道我不宜留住在这里吗?且往见杰曹吉大师,或许会说暂时留下吧。”遂至甘丹寺拜见杰曹吉大师,说了上面的情况。大师非但不留,反为他授记说:“回康很好嘛!康地有驰名的日阿山(1245),在它的附近,有你所教化的众生,你的佛事也将大大发展”。说毕并赐礼物。协僧回康后便修建昌都寺(1246)成立显教讲院,会僧徒三千余人,于朵麦中部康区,大做饶盖众生之事。这时他对衮勤绛曲邦有他心通才获得肯定。后来帕巴拉(圣天)(1247)投生为宗大师亲教弟子古交朵丹巴或名瑜伽师畏巴多吉(无量光金刚)之子。以后他的各代转世弟子中又有希瓦桑布(1248)、甲热朱古(1249)、嘉热朱古(1250)的历代转世。跋苏·却吉坚赞的转生的达刹吉仲(1251)及其历代转世,大师亲教弟子国师白丹顿朱转生的达浦朱古(1252)及其历代转世,俄洛敦协饶和俄勒比协饶二师转生的察雅(1253)大小二活佛及其历代转世等等,这些大善知识的转世犹如念珠连串相继出现。此外还有若干学行兼优的贤德分布于康区各地,建立寺宇,广宏讲修。使格鲁派遍布于号称六冈、六绒、六雪、三茹的整个康区。

  关于朵麦安多区方面,最初是法主顿珠仁钦大师在甲穹扎(1254)建立寺宇,又在宗喀巴大师诞生之处建立宝塔。此塔建于村落之间,于是僧众日广。索南嘉措道经该地,遂命律师畏赛嘉措(光海)(1255)建立藏衮扎仓(1256)。住持数任后,始添设讲听性相的泽尼扎仓和举巴扎仓两院(1257)。以后又建立了一个门巴扎仓。

  云丹嘉措,复派杰卫赛布·顿悦却吉嘉措(空法海)(1258)往朵麦建立寺宇。杰赛大师遂建郭隆降巴林寺(1259),创立讲听之制,这是此地显教讲院的开始。此后法主降仰协巴又设立举扎,从这寺中培育造就出来的宏法大德不少,最著名者为章嘉·阿旺罗桑却丹(自在善慧法足)(1260)和土观·阿旺却吉嘉措、汤吉勤巴·若比多吉,先后受东方文殊化身清朝大皇帝所礼供,成为住持日阿格丹教派的命根。郭隆寺第十住持喇嘛赞普巴·顿珠嘉措(1261)在色阔建立甘丹当却林寺(1262),由果莽扎仓副讲霍尔阿旺赤列伦珠(语自在事业妙成)(1263)住持,法门大盛。内分上下泽尼扎仓、安巴扎仓(1264)和门巴扎仓四院,由敏珠诺门汗的(1265)世代转世继承住持。

  此外还有号为十难论师的格丹降措(1266),他是有名绒波法主大师罗桑丹比贤赞(善慧教幢)(1267)之侄。他的一生专务实修。堪与米拉日巴尊者的事迹相匹敌,已得甚高成就。他在自己的上师修道之处修建扎西寺(1268)。于绒波大寺创兴讲听之风,后又分设杜柯和举巴两扎仓,(1269)迄今法缘亦颇兴旺。格丹嘉措的门徒甚多,建立了十八座实修寺院,现在它的支寺分布最广。举钦·衮乔扬培(宝增)(1270)、章嘉·多吉羌(金刚持)(1271)、降仰协巴等是他的上首弟子博通经藏。特别是精研密部的叶雄·安让巴·降仰罗朱(妙音慧)(1272)在叶雄建立僧院。在其本地和上下诸方,普传灌顶引导及教授。后来出了如栋科瓦·索南嘉措等诸法嗣和他的转世活佛优秀者甚多。

  千百万贤哲的顶严法主降仰协巴多吉,在朵麦南部修建扎西〖FJF〗?〖FJJ〗大寺,由大善巧阿旺扎西(语自在祥)(1273)、继承其法统,他的著述很多。以后降仰大师又转生为有情怙主即降仰却吉·衮乔晋美汪布(宝无畏自在)(1274)总揽政教二门,继承法位。该寺内分推桑林、举巴、杜柯、门巴四扎仓。直到现今它在朵麦一切讲院中犹如宝幢的金顶一样,居于最胜顶首。它分寺的讲修二院亦多。

  法主仁钦伦布(1275)投生于卓尼(1276)土司家,建卓尼寺。其后有名为扎巴协珠者(名称讲修)(1277),他的著作亦多。他曾创兴讲听之风和建立举巴扎仓,寺中有《甘珠尔》、《丹珠尔》大藏经版,其分寺亦甚多。

  上述诸大寺,如从身体增长四肢百骸相似,发展的讲修寺院极多,满布于朵麦南北一带。安多地区在过去出了少数信奉萨迦和噶举教派的人,现在已完全转成格鲁一派了。

  宏扬宗大师讲修教法遍于中心和边远地区的情况已略如上述,现在略说宏扬大师密教的情况。大师弟子如天覆地一般为数甚多,此中有一人修持密法,对他人讲说而具有不可思议功德,得到《密集》口旨传授,成为密教的源泉者,此人则是善巧成就的协饶僧格。师得到甚深的中见,获证坚固的生圆二次三摩地,得到本尊的加持,护法的佑助,发大愿力,誓宏大师遗教,掌握了大师的《密集》及《胜乐轮》无余要门。据说:他得到有他人未得的无有文字教授要门甚多。大师以密法嘱咐与他,让其宏广的情形,初大师嘱降钦却吉建立密咒院,后在色拉寺,为无量从学的智人将《密集》、《胜乐根本经》从头各讲一座,乃手捧四疏合解经卷,当众问道:“谁能受持此法?”连问三次,无人敢答。协饶僧格乃从智者如海的众人中起立,顶礼三拜说道:“我愿受持。”遂接其经函。主巴白莲《源流史》中说:“克珠杰对此曾讽笑”。然其余教史与传记中,并无此语。这个《源流史》中又说:“绒敦与甲曹吉达玛二人在桑浦寺兴辩,绒敦敲了得胜之鼓”。又说:“格鲁派均以甲曹吉与克珠二人为宗喀巴大弟子,但以我观察,应是根顿珠巴。”等等,此乃将无稽传说随意写入,仅是附会之词而已。此后,大师遂为协饶僧格授记说:“汝无需畏惧,我已将此法付与阎摩法王。你可往后藏,那儿有山如铃下覆之状,上有修大威德的瑜伽师,他当宏扬你的教法。又有山如仰卧的罗刹之上,住有夜叉女,彼亦能宏扬你的教法。以后之事你自己会明白的。”于是他随根顿珠巴一道,师徒二人前来后藏。当时有律师罗朱柏巴亦来从他们师徒二人听闻显密教法。其他贤善弟子前来的人也很多,均从协饶僧格学密法,依根顿珠巴学显教,罗朱柏巴为副讲,讲听之风颇盛极一时。克珠罗桑嘉措(善慧海)说“当我幼年,在此山中时,有法主协饶僧格,法主汤吉勤巴·根顿珠巴,法主律师罗朱柏巴三人招聚了众大弟子,同住山中讲道,犹如佛与其眷属重来世间相似。”正当如是宏传讲听之际,有一天协饶僧格忽然记起曾在大师之前承诺要宏扬密教,遂在正讲《密集本续》时便至伦布孜寺(1278),寺内大德帕巴畏云丹嘉措(圣光功德海)(1279)率领全体僧伽,请受法益。此人遂造本续《明炬疏》之《决定释》,妙善地传持了续部之讲风,因此协僧知道此人即大师所授记的修大威德的瑜伽师。他遂在此寺依宗大师之规制,建立修曼荼罗法的事相和本续的讲听。为作缘起预兆,遂将宗大师所赐从伏藏中取出的阎罗法王面具和骨杖绳索等留存在那里,迄今尚可瞻礼。次赴僧格孜(1280),当地土官夫人作他的施主,亦如伦布孜一样,在该寺中建立修曼荼罗法的事相和本续讲听之规。大师所预记的夜叉女即是此夫人。住在僧格孜时,应验了大师所说的“以后自己会明白”之语。协饶僧格由自己审定知道都拿巴能为成立色举派助手(1281)。一日叙座,师前右序首座为根顿珠巴法主,他的下面即都迦瓦,左序首座为都拿巴白丹桑布(吉祥贤)。协饶僧格问都拿巴:“你的属相是什么?”答说:“属马”。师说:“甚善,世间谚语说:牛死处马跳。你可往雅喜(1282)宏扬密法。”遂将宗大师的衣帽授与他,都拿巴说:“这个应归根顿珠巴法主所得,请赐我大师的四疏合解的《密集疏》。”领受后,遂往雅喜。此间有地名色隆浦(1283),在色隆浦兜率宫寺(1284),建立举巴扎仓,遂产生了藏堆的举巴法系。从都拿巴后传到举钦·衮乔扬培间约二十一任,其间法脉相继,未曾断绝。他们依次是都拿巴、降仰根顿培(妙音僧增)(1285)、多吉羌·扎西帕巴(吉祥圣)(1286)、班钦·桑珠嘉措(如意海)(1287)、举钦·尊追帕巴(精进圣)(1288)、克珠·多吉桑布(金刚贤)(1289)、举钦·桑结嘉措(佛海)(1290)、举钦·衮乔嘉措(宝海)(1291)、举钦·衮乔扬培等。诸举钦等皆是证得生圆二次第的最高成就者。所讲本续主要者是《密集》四疏、广略二注,都拿巴造的《金刚道序》亦列入讲授之中。复讲有名的八大引导,即《密集五次第直观引导》、《胜乐轮的罗直二派两大引导》、《大威德金刚四次第瑜伽》、《时轮六加行》、《金刚手大轮四加持》、《那若六法》、《迁识引导开金门法》等的引导。中间曾停止讲《大轮》及《迁识》二引导,专讲其余六种引导。以后遂有色举传承派规的六大引导和麦举(1292)传承派规的八大引导之称。其余的支分引导,尚有《三个六十的引导》、《幻轮引导》、《护摩悉地海引导》称为三要门、《保护神大朵玛引导》、《白伞盖》等四大退敌法引导等。其他还有《密集》、《胜乐》、《大威德》三尊的生圆二次第为主之各种密宗要门与《菩提道次第引导》等,许多显密甚深教授,均在此中有其传承。

   关于温萨教传的起源情况。初有朵丹·绛白嘉措和有缘善根的弟子五六人,在日阿格丹寺,曾叩问文殊及宗大师,得到很多预记。又文殊及大师所说耳传殊胜教授,名《变化经卷》,其中少分粗义,亦曾传与克珠大师。至于《变化经卷》全部妙义,则惟传与喇嘛朵丹降白嘉措一人,其余均未曾获得传授。班禅却吉坚赞从克珠大师亲领其所有教授,特别是从降白嘉措领受其全部教授。班禅却吉坚赞大师仅传法器三人,未对其他人宣说,并吩咐三人说:“见一二真厌世之法器,乃可传此教授,对其他人,即有此法的话也不可说”。遂以本尊、空行、护法为证,宣誓严谨秘守。此三弟子名为金刚三昆仲(1308):即大成就却吉多吉(法金刚)、堆隆巴·白丹多吉(吉祥金刚)、康巴·仁钦多吉(宝金刚)等三人。仁钦多吉又有书为多吉白(金刚祥)的。罗桑加措的《寿自在金刚轴史》中说:“大成就却吉多吉住于娘堆珠穆拉日山(1309)的白玛浦。堆隆巴·白丹多吉住于治的嘉扎(1310)金刚积宫。康巴·仁钦多吉住于彭域的觉波浦(1311)阿练若,已证不死金刚身,无善缘者皆不能见。”有说白丹多吉住于哲蚌寺山上根培阿练若(1312)。索南嘉措传:“号称为大成就白丹多吉,他已获得虹身,传说他在日光静室中得卢伊巴派胜乐灌顶。卢伊巴大成就师又将他亲自得到莲花生大师所传的长寿灌顶法传授给他。”关于大成就师却吉多吉,有颂说:“来自清净光天道,不死金刚虹霓身,欢欣游戏度众生,启白却吉多吉前”。据说他已证不死金刚身,迄今犹在云。此成就师曾将耳传与《变化经卷》全部传与杰瓦·罗桑顿珠(善慧义成)(1313)。按共有的迹相来说,大成就师却吉多吉与温萨巴其间相距年代久远;却吉多吉已证虹身,但罗桑顿珠是由定中亲见的。有人对此便胡言乱语,这只能是诽谤诸圣者秘密的行径而已。法主罗桑顿珠传克珠·桑结耶协(佛智)(1314),桑结耶协传班禅汤吉勤巴·罗桑却吉坚赞。前二师,尤其是班禅汤吉勤巴始将耳传教授一部份笔之于书。如上所说以耳传与《变化经卷》为主的宗喀巴大师显密教授的各种精华,首先得到传授者即朵丹·降白嘉措和克珠大师。又由他们二人次第相传到温萨巴师徒之间,遂称为温萨耳传。

  乙、后来法嗣如何宏扬大师教法
  后来住持格丹教派的大德,多至不可胜计,此中如日月二光无有能与之相伦比的则为佛王父子二人(1315)。
    丙、总括讲述住持格丹派的贤哲大德的共同事迹。
  先师汤吉勤巴说:“闻思不偏狭,经论达教授,善说正理道,此即名智者。堪足拔烦恼,能调自他心,见修决无误,此名成就者。智不坏成就,成就不坏智,正教成利益,此则名大士。”盖一切功德的共同基础,即是律戒,应清净守持律戒为要。其后即于对一切经论,不偏颇,不局于少分,应对全部显密的精要,由闻思门而断增益和损减执。于所闻义克实求证,对如来教不分别为取舍两分,下从《律学》之诵文起,上至《密集》间的一切显密精要,要能园融一致不相违背,均成为一补特伽罗成佛之助缘,以全盘佛教的行持作为修持精要。于实修的成就,不以脉点等之觉受相的一分,便自矜为已得最上证悟,应看此法是否已成烦恼对治。经历道的次第是由下而上,不垂涎于“妥噶”、“彻却”一类的法门。内虽然涌现证悟,然外部行仪要不违律制,最细业果亦应避忌。应念过失虽小,亦能为损,不起没有什么防碍的轻视之心。依靠正量续部所说本尊诸天及成就殊胜方便的完整修法和要门,并依靠未曾坏失传承加持之力作为主要。除此而外,若不具上说特点,而自称有最大加持力或能急速得到成就的法门,对于这些法门则不应轻信。所依护法亦应以在未得菩提之间,能除去道中障难,成就一切顺缘智慧护法为主,不应依靠暂时有威力灵应的世间护法。一切时中,惟念对于教法和众生之事,负担很重,因此惟应以利益自他和宏扬佛法而度时光。格丹派过去先德的事迹,总括起来则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